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校友风采

【毕业感怀】毕业季里的感慨

来源:学工  浏览量:  更新时间:2015-06-10 22:54:23

    其实在毕业季的一开始,很难有什么像样的感慨。

    设想一下,你已经做毕设做到想跟硅胶柱打一架要跟LC-MS同归于尽,你已经被毕业照开题报告任务书毕业论文毕业答辩折腾到焦头烂额,你已经提前体会到了以后凄凉的读博生涯并预见到了未来更加凄凉而理想遥不可及,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问你:

    “对毕业有什么感想?”

    “麻烦快一点,”你一定会这么不假思索地回答,“再快一点。”

    放下一开始的烦躁,我终于能够意识到毕业意味着什么了。

    要再见了,武大的一草一木。

    医学部篮球场灯光彻夜不息一人一球也可以玩到宿管骂人,外国留学生身上有独特的体香、问好时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语,宿舍旁的小店在端午会赠送放不久的粽子、在中秋会赠送卖不完的月饼,医学教学楼中流传着恐怖的传说还有着极其应景的破烂电梯,珞珈山其实只是一个巍峨的土坡但据说附近有野猪出没,桂花开时的香气固然醉人但是显然石楠的花香更让人欲仙欲死,人海散去后被风吹过的晚樱会如雪花般飘落,还有新老牌坊、新图奥场、樱顶的老图和桂操的电影……这里是中国最美的大学,而且让我感动的远远不仅是美丽。

    要再见了,一起奋斗玩耍的人们。

    这几年,在球场上跟伙伴挥汗如雨顺带互相攻击,在辩论队跟队友并肩作战顺带互相攻击,在iGEM跟生科的诸位大神跟甲醛较劲顺带互相攻击,在实验室跟师兄赶实验并被师兄师姐各种攻击……不管成败荣辱,这些共同奋斗的经历是我最宝贵的回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各位少侠,咱们后会有期。

    要再见了,教导过我的老师们。

    孙宇辉老师讲分子生物学必须设计严谨的对照,就像肺炎双球菌转化和噬菌体侵染大肠杆菌来确定遗传物质的故事;刘天罡老师说合成生物学要有疯狂的想象力,就像Peter Schultz用tRNA变出神奇的魔术;丁虹老师告诉我们科研除了创造知识也可以创造财富;周海兵老师上课说chemistry……老师们勾画出来的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脉络,科学的思维也草蛇灰线地伏行在课堂上每一次演绎中。

    更重要的是,要再见了,我的大学时光。

    四年的时光,武大把我从一个刚刚入学、懵懵懂懂的本科生,变成了一个又将入学、懵懵懂懂的博士生。一路走来,我从中二变得不那么中二,从无知变得承认自己的无知,从一个辩论爱好者变成了一个不再想打比赛的辩手,从单纯地觉得科研很酷变成了知道科研的艰辛困苦但还是觉得很酷。其间有欢笑也有泪水,有荣誉也有遗憾,虽然跌跌撞撞,但是我跟我的伙伴们一步一个脚印,一直都在成长的路上。

    我也许永远都会记得那个笑话:一个春天的下午,四个萌蠢的大一少年,跑到黄泽波老师面前请求加入实验室,说,“我们什么都不懂,但是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和热情……”而现在,我们寝室的这四个大一蠢蛋,都要成为科研民工了啊!

    感叹离别之外,毕业季面对的种种选择更会让人不安。读研、读博、工作、出国,不知道哪种选择的背后才有正确的未来,也不知道选择的依据应该是理想、现实还是硬币的正反……

    但是,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不管是深思熟虑的,还是随波逐流的,我们一律被毕业季裹挟着做出了最后的选择,落子无悔,一往无前,如离弦的箭一样被射向了象牙塔外的迷雾。

    请尽情的惶恐不安,请尽情的跃跃欲试,毕竟谁都不知道,等待了我们的,将会是怎样的故事。

    就像在一个辩论队看到的那首极其中二的诗:

    夕阳斜照将酒馆招牌影子拖长

    矮胖的老板在柜台后面算着酒账

    客人们喝着麦酒看着舞台之上

    抱着琴的诗人正在懒懒吟唱

    当所有传奇写下第一个篇章

    原来,所谓英雄

    也和我们一样。

(作者:贺磊,药学院2015届本科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