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校友风采

霜轻莎草绿,风细药苗香——一名团员青年与药学的结缘

来源:研工  浏览量:  更新时间:2019-03-21 17:30:02

“药”最初的字形表示的是:消除病患痛苦、带来健康快乐的草木材料。而这“草木材料”的指向可是非常广泛,凡天地之间,无论山石草木,亦或花鸟虫鱼,皆可入药。在我看来,这也是药学的两大特点,其一是能祛除病痛,给他人带来快乐,同时也让自己内心愉悦;其二便是涉及广泛,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始于“诺奖”

要说对药学真正的兴起,应是源于“诺奖”。我刚入大学那年,十月份,军训刚结束不久,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屠呦呦因发现了青蒿素成为了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尽管听起来仍旧非常遥远,但却足以让刚入学的我,顿时,对自己的专业产生了一种油然而生的、极大的自豪感,而我与药学的爱恨纠缠便自此始。

image.png

陷于广博

“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适逢其会”,可这故事的内容却是百转千回。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药师”,谈何容易,就像百草生长,要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小白阶段的我们首先要学一些基础知识,用以傍身,比如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物理化学、生物化学,以及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微生物学、病理生理学等等;基础锻造结束后,我们就会接触到一些专业课程,比如药理学、药剂学、药物化学、药物分析学、中药学、生药学、药用植物学和药事管理学等等,这样我们便逐渐入门了。这些课程可能说起来不到一分钟便过去了,但学起来每本书都是厚厚的一本。

无论从中国先秦时期的《神农本草经》来看,还是西方公元前1552年的《伊伯氏纸草本》,药学都是一门源远流长的学科,她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这便注定了其广博之特点。同时她又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这又注定了其学习的定然要严谨仔细,细心耐心。也许浩如烟海的知识让人偶有疲惫,但当自己在实验室课上第一次提取出了纯净的晶体,第一次自己合成了阿司匹林,第一次盯着实验数据有了一丝头绪,第一次去野外实习辨认出了槲蕨与鸢尾,心里星星点点的欣喜便逐渐汇成了光,引着自己前行。而这也是实验课程带给我们收获,是脚踏实地的充实感,也是验收成果的获得感。

image.png

终于……

其实终于什么,目前刚刚入门的我还没想好,未来或许我会继续深造,到科研院所或公司研发部,致力于新药的设计研发;或许我会成为一名质量监察员,到食药监局或质检部门,保证药品的安全有效;又或许我会跟随药品的流通,从事药品销售或临床监察等相关工作。总之从药品的设计、合成、分析、鉴定,到生产、保管、流通、使用,期间各个环节,诸多岗位都可以由我们尽情发挥。

    一直觉得,药学是无限接近于生命的奥秘的学科,我们希望通过她赋予生命美好;但同时,她也都是让人敬畏的学科,其一是要敬畏生命,其二是因为在这些学科探索的路上,有无数前辈付出心血,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这样广博的知识,所以学习的过程除了一腔热血,更要脚踏实地,要勤恳奋斗。若你选择了,便让我们一起心怀热血,大步向前吧。

 image.png